业务员注册 | 保户注册 | 登录
原保监会主席项俊波的终局
发布日期:2018-06-17 阅读次数:8126 0 0 0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

       世界杯开幕了,没有热点能扛过这场盛世。作为球迷的赵叔也很关注,但再好的娱乐终归是娱乐,一些还在发生的事情不该被忽略。

 
  昨天,江苏省常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了一件大案。中国保监会成立19年来第一位被查的主席,也是首位在任上被查的一行三会“一把手”——项Sir,步入了其异彩纷呈人生的另一个阶段。
 
  从曾经多才多艺的新星,到最终无可避免的陨落。一切故事总有起点,变天的征兆总是从一开始就已显现。今天提笔回忆项Sir的往事,总是会联想起过去几年间中国资本发生的诸多大事。
 
  成一时败一时,这里无法多谈。简单说,几年来在寰宇之内驰骋的中国资本,乃至所有蛇吞象的故事,中间似乎都穿插着隐秘的草蛇灰线,而这一切,正在被慢慢揭开。
 
  赵叔不久前写了AB与W的一些故事,项Sir的终局,也与之有关。这里先说几句题外话:
 
  人们喜欢在各行各业总结新星,差不多是内心里对这些所谓明日之子的前途,有好坏参半的看法,无论是凤凰枝头一飞冲天,还是出身牛犊一落千丈,政治新星的启幕与终局,总是最好的谈资。
 
  可雄心壮志,总要付出代价。无论是W,还是同样曾被称作新星的SUN先生,还有更早BO。不同的新星,相同的境遇,虽然看起来都坏在审时度势的把握,但换做是我们任何一个人,能做的更好吗?
 
  感兴趣的朋友,可以到新开张的茶楼讨论,赵叔平时都在那里,聊投资聊观点,什么都欢迎。
 
  好了,言归正传。
 
  项Sir今年61岁了。在出事之前,纵览其仕途,初期个人能力出众,后扶摇直上,至陷入囹圄前成为保监一把手,偶有身不由己,但也气势夺人。
 
  项1957年出生于重庆一个知识分子家庭。1993年进入审计部门工作十年,后转入央行,以副行长身份过度,接着主管农行,并在4年后跃至保监一把手。
 
  在官方资料里,他的人生既精彩又优秀。能文能武,写过不少金融学著作、教材和小说,2005年加入作协,80年代曾创作国内第一部审计反复电视剧,还拿了飞天奖。90年代在天津参与破获国税弊案,年轻时还打过对越自卫反击战,负伤立功。
 
  但与任何一位新星相同,光辉时人们觉得你处处都好,陨落后各种往事便经不起推敲。项受审之后,其简历注水的问题也被翻出,有人说他只是复原军人,不是战斗英雄,也有人说他1985年在四川审计工作期间,只有成人教育学历,而非中国人民大学财政系。
 
  人生如此丰富的项Sir,从一开始就引人瞩目。在入主农行之前,人们评价其文治武功,能力出众,多才多艺。但后来局势突转,到去年7月的全国金融工作会上,一位大领导直接点名项Sir——“怎么用了这样的干部!”
 
  更狠的评价随后而来,一个监管当局最高领导人的腐败,导致了一个行业的乱象。
 
 
  那是项Sir跌落高峰的一年,从2011年踏入鑫茂大厦以来,从牌照到理财产品,再到企业监管,他曾大刀阔斧,改变了保险行业过去束手束脚的局面。
 
  效果自然立竿见影,入主三年,全国保费收入就近乎翻倍,总资产超15万亿,保险牌照批复连年递增。
 
  如此成绩曾让项Sir一度自觉光芒万丈。他似乎深信,在中国保险与银行是同样的逻辑,越大越好。甚至为此请了算命先生改了大门的风水位,以求做大做强,长保安康。
 
  但与振兴保险业的功绩相比,其后成为污点的,也正是由开放政策一手促成的,几位保险巨头们的崛起。
 
  刘主席后来提到的各种妖精、害人精,正是在其治下疯长。一些名动一时的大佬们,借项Sir改革助力,成为各种资本代言人,征战宇内无所不为。可到最后纷纷落马,今天还在驰骋的,大概只剩下一个潮汕最强大脑。
 
  因为限制,这些人与项Sir的过往,赵叔会在茶楼里细聊。
分享到:
标签: